重度中二患者,妄想不定时出现。简称有病。喜欢童话,但是基本上都会变成黑童话和讽刺向。摸鱼的话只有指绘和手绘。
在看小绿和小蓝还有凹凸世界。
常年吃的还有战勇和女神异闻录3。
all幻注意。

 

究极问题

自设的狙击手pa,时间点是和金他们的一次出战之前。
只有幻和记忆里的真哥而已,就是想写幻幻稍微有点迷茫的感觉。四人组的相处方式还在想……
呃,好像跑题了?

Question:
    所谓的正义和善良,是什么呢?
        究极问题。
        紫堂幻在心里下了判定,觉得这个问题不应考虑。毕竟自己是以别人的生命作为交换而苟延残喘的家伙,还没有那种能力去在战场上考虑伦理问题。
        我也没有能够下判定的能力。
        我也总是迷惑。
        入手的枪杆漆黑又冰冷,是善良的绝缘体。
        他稍微的瑟缩了一下,将它拿了起来。
        很重。
        “这是生命重量的微缩也说不定哦。”
        记忆里模糊的人影这么笑了。
        幸运的是,紫堂幻还记得接下来他所讲的,为数不多的长长的句子。
        “战场上的我们,也被称为远程突击手。我们不仅仅是开枪而已,那也决定了其他人一瞬间的生命。”他停顿了一下,眨眨眼,“不仅仅是‘解决’的问题。还有‘保护’和‘取舍’。不管怎样,你的每一秒钟都要大量的分析计算,那是你周围的人活下去的唯一办法。所以我们的枪支和弹药总比别人要重。”
        紫堂幻微微垂下眼睛。这一时刻他陷入了回忆中,不自觉的将下一句话叨念出声,和记忆中那人一起。
        “那重量,是为了防止你过于迷惑。”
        于是字面的虚无在一瞬变得无所谓。
        在这场战役里,他只能也只有活下去,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这可不是自己任性的想哲学问题的时候。
        被握紧了的M98B重量沉沉的,压在手中。
        我要活下去……然后获得胜利。

评论
热度(6)
  1. 程封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