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青衣

重度中二患者,全职猎人深坑拒出,妄想不定时出现。简称有病。喜欢童话,但是基本上都会变成黑童话和讽刺向。求勾搭,求勾搭,求勾搭啊啊啊……

编程性死亡

小蓝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
自从人类在掌握了生命死亡的真正含义后,终于,人类进入了pcd时代。而在这个时代中,对社会有利的人,会被增加自己的寿命。但是如果你是罪犯,无用之人,对他人做出危害的,便会被处以消减寿命的刑罚。
而作为“人工智能之父”的小蓝,已经比信息时代的人多活了二百年了,但是因为被给予了充分的寿命的原因,还是当年他18岁的模样。
若是他人,估计早就厌倦了吧。但我... ...
脑海里浮现出绿色头发的少年模糊的影子,小蓝稍稍有些恍惚。
人类的基因... ...若是要重新排列,至少需要两百年左右的样子,才可能有重复的出现现。永乐曾经这么和他说过。所以,已经两百年了。
我等了这么久了,你也该出来了吧。小绿。
还是我又错过了吗?
和平常一样稍微的恍惚着,离开咖啡店的藤椅,将第二份咖啡像往常一样带走。
初春的空气还是稍微的有些冷。握紧了手中的咖啡取暖,为了节省时间,并没有按照平常的路线而是打算穿过幽暗的小巷。
而因为杂乱排列的七七八八的房子造成的缝隙之中,小蓝看见了一位十二三岁的孩子。这种孩子,大概只有二三十年的寿命,平常他看都不敢看。因为明明同样是人类,却不能够享有同样的地位也罢,连生命也要差别对待,是件残酷的事情。
只是那天,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孩子是绿色的,头发,暗淡的,脏兮兮的。
不由得走了过去,发现那孩子与自己记忆中的少年重叠。
然后,视线就不可思议的模糊起来了。
end
ps.pcd为编程性死亡(programmed cell death)英文缩写,也叫细胞程序性死亡

一维今天也没能理解前辈到底在想什么

cp绿蓝。真的。
..............................................................................................................................................
小蓝永远都塞着耳机。
很多人都劝过他了。从带着耳机容易被车子撞到对耳朵会造成严重伤害,千奇百怪的说辞几乎可以填满整个伯伦希尔的资料室。
但从未有人成功过。那耳机似乎成为了小蓝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是放下便无法继续生活的一部分。
于是伯伦希尔多了个未解之谜。
小蓝到底在听什么?
有一天,一维再也忍耐不了他的好奇心,开口问道:“小蓝前辈,你在听什么歌呢?”
“歌?呃,也不算是歌吧……准确来讲的话,应该是'声音'这样……”前辈脸上出现了稍微的红晕,有点尴尬的说到。
是什么声音可以让小蓝这样一直听一直听呢?但又没法问下去……于是一维便开始了自己的“调查”。
调查结果是,他成功的破解了那个随身携带的mp3……
“还好这玩意能联网……让我有机可乘。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呃,只有一首歌?”
也好,省的他一个个找了。来听听吧,是什么声音让小蓝前辈这样魂牵梦绕!
等等,这不就是前辈自己的声音吗?难道前辈是个自恋狂?!
哇,还是偷录的……
一维今天也没能理解前辈到底在想什么。

拿最近的摸鱼挡一挡。最后三p是轻黏土……因为好玩就买了但是我实在是……不会做啊!!在做小亚麻……_(´ཀ`」 ∠)__ 正常版好难啊……

啊啊把奇怪的东西发一下……涂色废的小渣渣请谅解QAQ
稍微有一点刀子。中间那篇乱入的是《燕子》……
今天也是废物来着……

并不正常的世界03

3

火车轰隆隆的发动了。
坐在对面的是女孩子。
穿着普通的大衣,带着手提袋。
坐在对面的座位上,
笑着向我点头。
嘿。□□□□,□□。
什么?
她笑笑,却不说话了。
我疑惑,因为并不认识她。
哎,上了年纪呢,真是老了。
很多事都记不住了。
上次和她在一起乘火车,
都是13年前的事了。
嗯。
也在这种火车上。
嗯,发生了什么呢?
咔嚓,咔嚓。

并不正常的世界02

第二篇。这次大概在……微笑这里。
那么谁一直在微笑呢?
哥哥,弟弟

有一位哥哥带着弟弟去山上疗养。
哥哥每天早起为弟弟做好早饭。
哥哥每天弟弟起床后对弟弟问好。
哥哥每天为弟弟梳好他的头发。
哥哥每天会推着弟弟到草坪上晒太阳。
哥哥每天都笑着浇好弟弟最爱的矢车菊。
哥哥每天都笑着做好弟弟最爱的鲫鱼蛋汤。
哥哥每天都笑着看弟弟读他最喜欢的《蜜之睡眠》。
哥哥每天都笑着对弟弟说晚安。
弟弟微笑着,坐在轮椅上。

并不正常的世界01

小短篇。因为太短了所以直接安了个中二题目。希望能够喜欢。
01
那个,谢谢

他跑的很急,就像要追上什么。
掉下了那个盒子。
于是我捡起了它。
还给了那位少年。
他急急的拿过盒子。
没说谢谢。
几天之后,他拦住我。
那个,几天前。
那个,谢谢。
我注意那个盒子还在。
在他兜中,露出一角。
黑漆漆的。
他看表,哎,这个点了吗。
抱歉,我该走了。
当他离开时,他看起来很急。
他跑的很急,就像要追上什么。
啊。
我向前一看。
果然如此。

圣诞驯鹿

*飞不起来的驯鹿团x咖啡店店员酷拉皮卡
*非原著向设定
*ooc请注意!
*超级短请注意!
        灯光透过玻璃,模模糊糊的发出光芒,还未融化的残雪吱吱嘎嘎的发出声响。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确实散发着浓郁的节日味道。
         在街角看见驯鹿先生在派发平安夜的传单。因为真的有角的关系似乎还省掉了道具的钱。说实在的,还真吸引了不少好奇的人,平常没什么人的店铺里面挺热闹。
         酷拉皮卡走过去,刚想和他打个招呼,面前就被塞了一只送给小孩的气球。
         “圣诞快乐,未成年。”
         抽了抽嘴角,酷拉皮卡翻了个白眼,“你也是,26岁的驯鹿老先生。”然后把气球塞回这位不算小的驯鹿先生手中,转头推开装有铃铛的玻璃门。
         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听到了门外驯鹿先生的轻笑声。
         不由得叹气。
         “真想诅咒他今年也飞不起来。”
         “那么你可得再养我一年了。”
         “送气球去吧你!”

给肉爹的道歉礼物_(:з」∠)_

自己对待自己的画感觉就是在模仿麻雀……渣!渣!渣渣渣!

摸鱼的时候尝试了下高脚帽。领子画错了……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