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重度中二患者,妄想不定时出现。简称有病。喜欢童话,但是基本上都会变成黑童话和讽刺向。摸鱼的话只有指绘和手绘。
在看小绿和小蓝还有凹凸世界。
常年吃的还有战勇。
all幻注意。罗幻、卡幻、维幻最棒

琥珀金盏花

*原著向
*爆裂性多的自我脑补
*cp罗幻,罗德烈x紫堂幻

       当罗德烈再一次告诫紫堂幻的时候,耐心已经完全耗尽的凯莉将他拖走了。
        他被拖着衣服后颈,十分惊慌的看着脚下迅速移动的地形和明显升高的地势,四肢僵硬,风声呼呼刮过耳侧。
        还有金发友人和惊呼,和机器人最后的警告。
        罗德烈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啊,弱小的召唤师如此想到,不像金那样会不小心伤人的明朗,他的温柔,是会把你每一分每一秒都照顾到的。
        这样温柔的对待,召唤师也曾经有过,于是如此怀念。但又如此不同,因为这并非亲情,这令他叹息。
        他怀疑起自己自己是否能够承受这种感情,使它纯净的就像玻璃样的冰,或是干干净净的风。
        可小心的衡量也会带来差错,可能连召唤师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冰中逐渐夹杂着苦杏酒的味道,风中飘下了金盏花的金色。*
        之后他拿着冰冷的积木,在灰暗而充斥着金属气息的迷宫深处,希望凭借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到他,但是深渊终究不会稍微等待一分,哪怕年少的召唤师刚刚才慢慢的体会到自己新的感情。
        于是金盏花花瓣落地成泥,苦杏酒终究败给了琥珀之梦。*
        在被拖入黑暗的前一秒,他终于明白到自己微量的心情,那振动如同雪崩一样的迅速布满心脏的每一寸角落。
        我还活着,可我喜欢你这种心情,在没开始就被迫死亡了。
金盏花--悲哀,离别,迷恋
苦杏酒--这里指意大利苦杏酒,相传某位意大利画家用这种酒为心爱的女性做礼物,同时酒名Amaretto在意大利语中有微苦的意思。(我觉得很适合作为单相思用酒)
琥珀之梦--酒名,琥珀有尘封的记忆的含义(我记不大清楚了这条有待考证你们就当我瞎掰xxx)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