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重度中二患者,妄想不定时出现。简称有病。喜欢童话,但是基本上都会变成黑童话和讽刺向。摸鱼的话只有指绘和手绘。
在看小绿和小蓝还有凹凸世界。
常年吃的还有战勇。
all幻注意。罗幻、卡幻、维幻最棒

狙击

是之前说的自设。
私设幻是狙击手,接线员(是这么说吗?)林。
*没有人死亡哦。
       “紫堂幻!开枪啊!”
       耳机里面传来的熟悉接线员的声音现在震耳欲聋,可是就算是这样,传到紫堂幻的耳朵里面,也已经和和耳鸣的嗡嗡声混为一体,混乱的几乎听不见了。
        他的心跳出乎意料的大,而且身上也满是汗水。炸弹在附近刚刚爆炸,他躲避的时候一切都像是慢动作。但是就算这样他的手也半点都没有抖。
        他的哥哥曾经微笑着无数次赞美他的手,“这是天生的狙击的手啊。”这样无数次赞美他。
        但是这双手却按不下扳机。
        天生的狙击手若是害怕杀死敌人,也和废物没有什么两样。谁都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
        “开枪啊、开枪啊,开枪啊开枪啊……”
       紫堂幻这么小声的催促着自己。
        要不然就再也见不到你最喜欢的哥哥了啊!
        只是按下去……只是按下去!生命的交换原理你也明白的吧!
        歹徒手中的人质挣扎着醒来了。
        “他”默默的垂下眼睛。
        “他”的嘴唇微微的蠕动了几下。
        镜头慢下。
        歹徒挥舞着手臂,露出残虐的表情,手中炸弹的拉环慢慢的随着大拇指拉出,那永远都在一瞬间完成。
        但有时也不是永远。
        紫堂幻睁大了眼睛。
        一颗子弹在残暴的面容上永远定格了。
        一切都将结束,就像完美完结的童话。
        这样啊,那下一秒呢?
        他盯着“人质”。
        “人质”慢吞吞的朝他看来。
       紫堂幻睁开了眼睛。他的手上没有枪支,也没有冰冷的狙击镜贴在眼睛前。早晨微微的亮光透过纯色的窗帘,天空还是清晨的微蓝色,没有朝阳晕染的颜色,淡的很。
        不过他知道,快了。
        打出的子弹,已经不是梦境的臆想了。
        但是阳光来的也太晚。
        他最后还是没有射(⊕biepingbile)出那颗子弹。一直都没有。
        大概永远都不会有了。
我不行了我一直被屏蔽就算这次也被屏蔽我也不管了我要睡了再见lofter...

评论 ( 2 )
热度 ( 6 )

© 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 Powered by LOFTER